走在德國桁架屋大道上

住宿:漢堡 ( 6/22 )

交通方式:巴士

夏日天亮的極早,我們在法蘭克福機場見面。在高速公路尚未擠滿上班的車潮前,一路從黑森邦往北,向漢堡(Hamburg)前進。

雖然說,德國的高速公路大多沒有速限,但是巴士的行進卻必須維持在時速100公里左右,這樣符合人性與環境保護的速度。在一輛輛「小車」從內線不停超過的旅途中,我們以車行的愉快速度,探訪德國桁架屋大道上的兩個歷史老城。

梅爾松恩(Melsingen)是在北黑森邦的歷史重點小鎮。羅曼蒂克的桁架屋適合在鎮上閒適地漫步。鎮上的小皇宮,是新舊交替與融合的教養;1556年完成的紅色市政廳,是在夏日陽光的人生祝福。

我們造訪已經有1050年歷史,建造在鹽層上的漢薩聯盟城市呂納堡(Luneburg)。呂納堡位於漢堡市東南50公里處,行政區屬於下薩克森邦,但生活圈已經屬於大漢堡區,是漢薩聯盟的重要城市。

 

中古時期的建築物,磚造的外牆與木結構,是呂納堡著名的歷史文化,也是今天這個區域建築計畫的標準。 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漢堡與漢諾威(Hannover)遭受盟軍猛烈的空襲,夾在這兩個大城市之間的呂納堡便以保留舊有建築的形式獲得社區的共識,到今天仍保留城市的古味。這個建築在鹽層上的城市,從中古世紀有地層下陷的問題。自從....

不只是自給自主的有機農場

住宿:漢堡 ( 6/23 )

交通方式:巴士

因為時差,我們一定會起個大早,今天我們要拜訪漢堡(Hamburg)的一座有機農場。有機的種植方式,有機的養殖方式,也是有機的社區連結與配銷體系。在一天半的探訪中,汗得的好朋友Martin會與我們一起,接觸、認識、體會、了解這種有機生活與生計方式。

 

這裡的有機生活與生計,以農場自給自足的生質能與太陽能小型再生能源為主軸,從麵包的烘培方式開始,到綠菜籃與在地超級市場建構起整體配銷體系。這是一個以支持在地小農所形成的區域性農業經濟,連結了生產、消費到配送的概念與流程。這樣的計劃,需要組織與組織之間的互相聯繫與合作。除了農場的養殖,肉品與乳製品的加工,也在生產體系中貫串連結。然而,這些分層負責的組織都仍有自己的負責人,在維持自身獨立的狀態下參與共同的合作。

 

農場的建築物也提供多重的想像。在這之中有歷史建物,也有以自然建材蓋起的房子。「自給自足」不足以成為典範。供養他人,才是農人的使命。我們呢!可能在掃掃牛大便與豬大便的體力活兒之後,就可以大力享用農場的活力午餐。至於晚餐呢!或許我們可以邀請農場的工作夥伴,一起來烤肉,享受夏日的夜晚。

從水資源靠近柏林

住宿:韋德島 ( 6/27 )

交通方式:巴士

帶著農場的午餐盒,我們向波茨坦(Potsdam)出發。

波茨坦是以前普魯士皇帝的夏宮,是度假與上班的地方。在沒有皇帝之後,是柏林西南方最重要與極廣大的休閒區塊。在這裡,有至少十七個知名的保護與休閒區。豐富的水域與始終保持天然的環境,並不是刻意在政策方針中制定的水資源保護,也不是政令宣導,而是人們在生活中,以自然的方式來領受自然,在自然的生活方式中達到與資源共存。所以,我們要在這個自然豐富的區塊,以划船、走路的方式來享受文化中,自然與歷史的連結。

 

在大柏林區的周遭,有上百個自然保育區,到處都是豐富的水域、草原、森林、歷史建物與農業生活。就是這些自然資源,默默地支撐起這座城市的偉大。在大柏林區的幾日生活,我們從住開始,就參與柏林的工業遺址復興計畫。

 

我們住宿的地方,之前是一個果汁工廠。在結束經營之後,這棟廢棄的老房子,以房地產開發的方式,重新利用。以前果汁工廠的辦公室,現在是餐廳。工廠,不管是變身成為旅館、豪宅,還是我們所謂的合宜住宅,都得靠公家與民間自主性的計劃。這不是BOT,而是反過來,由民間主導、公家配合。如何活化廢棄工廠?這是一個典型生活古蹟的重生計畫。

柏林人的生活 - 獨木舟與愛樂

住宿:韋德島( 6/25-6/26 )

交通方式:巴士

帶著午餐、備好裝備,我們划著獨木舟,從認識柏林的生態開始,靠近柏林的生活。不諳水性?沒有關係。我們有獨木舟的課程,還有教練。獨木舟划哪裡?當然是水裡。自然保育區的廣大水域,足供我們安靜與沈澱的水上旅程。

 

冬至過後,日照愈來愈長。乾脆爽朗的柏林天空下,有柏林愛樂。在我們的旅程中,可能遇到深夜舉行的仲夏音樂會,在柏林午夜,當我們再度走入凡世,耳邊腦海還縈繞著迴旋的樂章。或者,我們趕得上在夏至後,柏林愛樂主團在森林舞台上最後一場夏天的演出,在夜色逐漸降下的森林,拎著空空的野餐盒,隨著好大的隊伍走向電車站,跟著人群回到柏林城市。(柏林愛樂森林音樂會為自費行程,需在報名時告知是否參加。)

走過建築看柏林

住宿:韋德島 ( 6/28 )

交通方式:巴士

柏林(Berlin)的四季各有不同的風貌。

 

春天到柏林,菩提樹大道過去就是巴黎廣場,從東往西走向布蘭登堡大門的路上,路樹還沒有冒出新葉,領子仍然高高豎起好保暖的觀光客,留連在不時飄來咖啡香、但天空仍然陰霾的柏林初春。夏天到柏林,柏林已換上一層金黃色的衣裳,從布蘭登堡大門往前走向六月十七日大道,經過大排長龍的帝國議會大樓,總理府隔著寬闊的馬路遙遙相對。

 

柏林是在夏天出大太陽、在冬天下大雪,一個乾脆的城市。雖然政治依然是這個城市的主調,可是在廣場上拿著彩色汽球跑來跑去的小朋友們,坐在一列列標示歷任國會議員名號石碑上的青少年們,老老小小出遊的觀光客們,把這塊有著複雜歷史的議會,包裝得熱鬧非凡。

 

有著耀眼光芒的玻璃穹頂,在春夏秋冬都吸引大批觀光人潮的聯邦議會,就位在帝國議會大樓。所以,這棟建築的名稱是「帝國議會」(Reichstag),在兩德統一之後的1999年四月19日,德國聯邦議會(Bundestag)在這棟建築中重新開議,就在威瑪共和議會政治中斷66年之後。

狼堡的科技現場

住宿:多特蒙德 ( 6/24 )

交通方式:巴士

我們從柏林(Berlin)出發往西行,在親訪森林山徑與露天農村博物館之前,先在狼堡(Wolfburg)走入德國汽車生產的科技現場 — 福斯汽車博物館。

 

歐洲車集團的大老闆與執行長們,就好像是以前的貴族一樣,輪來調去,聯姻買進與賣出。福斯是德國的國民車,以前有個傳奇,就是買車20年可以不打開引擎蓋。前幾年的傳奇則是,原本保時捷想要買福斯,結果是福斯買了保時捷。無論如何,我們來探訪1985年開館,佔地5,000平方公尺,展示從1930年代的金龜車到現在有130車種的福斯汽車博物館。

森林裡的千里步道

住宿:多特蒙德 ( 6/29 )

交通方式:火車、走路+巴士

多特蒙德(Detmold)是青年旅館的起源地。在德國,散步健行幾乎可以囊括80%以上的休閒娛樂選項。週末要去哪裡玩?去散步健行。暑假要去哪裡?去散步健行。晴天時要幹嘛?去散步健行。下雪天可以做些什麼?去散步健行。

 

大概從高中開始,德國的年輕人就習慣獨自或結伴出門幾天健行,這與20世紀初青年旅館的發展有著密切的關係。既然每個年輕人都要出門健行旅行,到農家借宿穀倉,就是一個很尋常的選擇。不過呢!借宿也有借宿的規矩。像是女生要把所有的髮夾都交出來給農場女主人,要確定一根髮夾都沒有了,才能進穀倉睡覺。不然,髮夾掉到麥稈堆裡,萬一餵給牲畜吃到了,那可就糟糕了。

 

有了健行的傳統,德國的森林步道,就有許多種自然步道的鋪設方式。

這次,我們要在森林的自然步道,進行盛大的健行。每年四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日,中北德的條頓森林就會有大事情。超過7,000名參加者,將從西元9年打敗羅馬人的「民族英雄」Hermann在Detmold的塑像起跑,一直跑到Bielefeld的城堡。總長31.1公里,這是1972年來年年舉辦的盛事。


這次,我們會從Bielefeld城堡健行到Detmold。我們的「千里步道」,也在這裡添加公里數。

五百年前的太陽房子

住宿:多特蒙德 ( 6/30 )

交通方式:巴士

多特蒙德(Detmold)是一座充滿文化的城市。文化中,也包含了保存過去五百年間,附近農村基本型態與生活方式的露天農村博物館。這是全歐洲第二大的露天博物館,經由博物館體驗來領會生活的本質。

 

露天博物館所呈現的都是過去真實的狀態,將生活古蹟建築、生活現況、農村生活、街景果樹、能源的運用、過冬取暖的方式,以實像原物來呈現(修復),幫助我們回到過去的生活方式。在這裡,我們與博物館的合作夥伴將為我們量身製作,安排製作課程。我們可能到鐵匠那兒打鐵釘,也可能到工地現場修復生活古蹟的桁架屋。在這裡,我們可以親身理解:太陽房子的過去形式。生活的確可以很簡單,但是我們仍然要注意能源與保暖。至於午餐要吃些什麼?我們就來看看這五百年間,農家們為這個區域留下什麼樣在地飲食的方式!

能源之旅中的太陽房子

住宿:科隆 ( 7/1 )

交通方式:巴士

往南走,我們將要經過魯爾區。

 

產礦的魯爾區、冶鍊鋼鐵的魯爾區,是德國綠地覆蓋率最高,卻同時也是失業率最高的地方。在這每五個人就有一個人沒有工作的城市裡,建立在舊基礎上的希望下,是否能像在十八世紀,這個地區用來煉鐵的小火堆,這裡那裡四處看得見蓬勃恢復的可能呢?

 

雖然高聳入天的煙囪已經不再噴出火炬、深井礦區轉動中的巨大輪車已經停歇、冶鍊的鋼鎚也已經不再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但是,宏偉壯觀的礦場留了下來,成為這獨特時代的見證人。飽涵工業美學的礦場建築開始有了新的生命,魯爾區並沒有走向一條愈來愈沉寂的道路。因為,新的工業可以再移進,長久以來以採礦與煉鋼為產出主體的城市風貌愈來愈多元、新的大學與研究中心陸續成立,礦區的文化舞台也跨出了地區的領域。

 

魯爾區從1980年代後期開始一連串的新生計劃。再現的風華不是「啪」地一聲從天外飛來,這一切的可能都是因為歷史的痕跡並沒有被磨滅。一條指向未來的道路,就藏在頹圮廢墟中的小徑裡。

 

直到今日,魯爾區仍然是德國最大的能源供應中心,除了大型燃煤火力電廠之外,還有天然氣、燃油與生質能發電,提供德國60%的用電。當世界運轉到一個能源轉型的向度,走進能源的故-魯爾區,建築的形貌正傳遞時代趨勢的訊息。我們將參訪太陽房子的原型與陽光社區的發展,看魯爾區的弱勢發展地區與問題學校,如何經由社區再造成為未來社區。

在華德福社區體驗探索教育

住宿:科隆 ( 7/2 )

交通方式:巴士

穿越了森林的高空探索,划過了獨木舟的沈澱旅程,我們往西南,走進一年四季都可以進行的友善探索環境。

 

這棟讓人過目不忘的建築,跟旁邊的華德福學校一樣,出自以教育著稱的建築師之手,是全德國唯一與社區結合,非營利的探索場所。

 

從2006年三月開始,與科隆的華德福學校一起,建立社區、學校與探索教育的華德福式生活教育。來到這裡,我們可以不打擾上課的方式,用生活教育與探索教育的角度,來了解這個愈來愈讓人覺得著迷的教育方式。

Please reload

第一梯隊

6/22-7/3

第二梯隊

7/20-7/31

 
 
 
 
 
 
 
 
 
 

從古蹟文化到野外探索,從生機農場到科技現場,

2015年夏天,德國綠生活深度體驗,是汗得的樂活運動團,

是汗得的太陽房子之旅—能源、生活古蹟與自然環境、歷史文化。

 

電話  02-2337-9862

傳真  02-2337-7862

上海商銀儲蓄銀行忠孝分行(銀行代號01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汗得文化協會

帳號│2010200003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