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8-06/12。暖暖文化工地。拱門與幸福


「一個人無法成就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幸福是在人與人之間的共鳴、共生,或是互助的延長線上。」

除了搞不清楚為什麼禹睿在走廊作木工之外,砌磚組的進度我一路都有跟上。

他們得先從綁在電腦前「以為有進度」的假象中脫身,才能以行動解答「如何在兩堵牆之間,用砌磚完成三心弧」的數學問題。 真正的開始,在於用雙腳站起來離開電腦,用雙手開始在地上排磚,認清工作之所在;真正的開始,在於用鉛錘線拉垂直,用細水管拉水平,以一條條標準線作為參考點,準確工作。

要砌拱的這兩堵牆,很正常的不是垂直,這點工頭有提醒也確認過了。不只如此,這牆還有些twist,像擰毛巾一樣不是磚磚相扣的結構。所以,要堅持以地心引力為基準的垂直水平,還是要跟現實的存在妥協?

工頭跟我說,除了一開始他幫忙砌在短石牆上的幾塊磚作為基礎,之後的四百多塊磚,兩層的結構,都是砌磚組同學用自己的力量與專注來完成。

砌磚組有四位女生,在男生群裡很顯眼。有時候我們會偷偷叫她們「公主」。 「公主的進度怎麼樣啦?」「今天公主那組把砌上去的磚全拆了。」

不過這組還有三位特別的男生,他們很適切地跟公主一起合作。不只是拉線在工作架上砌磚,也在備料與所有後勤工作。

磚要先泡在水裡保持濕潤,泡水的磚桶很重要提進提出確認工作不斷線。在不同的位置磚要敲出適當的大小與角度,時間到時往上遞去讓同學可以使用。石灰砂漿要隨時攪拌隨時補充,還要用鏝刀鏟上平台支援。

應該是位置確定,目標清楚,砌磚組一直維持在高度合作與愉快工作的狀態。只是,這個拱會不會在製具拆除之後整個坍塌下來?

這是一個像玩笑的問題,常常出現在即將完成的那天。當清除砂漿完成垂直面的清潔,午後,就要移除製具。

幾乎所有同學都停止工作,靜靜等待這一刻。最重要的時刻其實是日常的累積,瞬間是永恆,永恆存在每一天。

製具移除的當下,沒有人因為擔心坍塌而走避。充滿信心與期待,其實是因為努力。「汗得,努力就有收穫,流汗必有所得。」這不是必然,卻在這裡這個時刻發生。我們能夠做的,其實就是盡量去創造這樣的機會,打造這樣的場所。讓意義現身,讓人多少能夠回答生命的追問。

拱門現身,同學們繼續清潔磚面。看他們帶著護目鏡,乾掉的砂漿從垂直面落下直接掉在他們的頭上、臉上、眼睛上、嘴巴上。沒有人退縮,沒有人抱怨,盡情享受在自己的成就裡。

他們其實在教我:起初讓我搞不清楚在幹嘛的製具,是開始,也是完成。

如果說,在這過程中,砌磚組的同學逐漸認識到幸福的滋味,幸福,究竟是什麼意思?是樂在工作,完成目標,獲得成就嗎?我想引用辰巳芳子阿媽的話:

「一個人無法成就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幸福是在人與人之間的共鳴、共生,或是互助的延長線上。」日文的寫法是「仕合」。

從製具開始到製具結束,自己的努力、同伴的幫忙、同學的關心、知識的學習、力量的實踐。所有所有,都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

後來,「四百塊磚一公噸重用九天砌成拱門」成為討論時的一個參考標準。這個標準可能因為是拱門,困難度高些,所以砌牆可能需時較短而作調整。但是重量不變。以此,去評估工量、體力與做好準備。

完美的拱,隨時可以有新定義。一起努力完成的事,記憶存在身體與心裡,滋養人生。藉此要成就的,不是完美磚工,而是與他人相互事奉,一起互助的延長線。

#努力做出正確的判斷過好每一天的日常生活


電話  02-2337-9862

傳真  02-2337-7862

上海商銀儲蓄銀行忠孝分行(銀行代號01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汗得文化協會

帳號│20102000030220

LINE-EF7B0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