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找到幸福


在德國我們會說:冬天零度左右的天氣要特別注意交通狀況。
在芬蘭我們會說:春天冰雪融結的交界行人走路要特別留意。
攝氏零度是關鍵字,固態的冰變成液態的水又可能變回固態的冰,不管是冬天還是春天。
這一天在這一個溫度下,不是走在馬路上,而是在學校下了一個階梯,梯上隱約的薄冰加上球鞋膠底不夠防滑,承蔚扭傷了腳。接下來的冰雪旅程,學弟當拐杖,學長當揹伕,一步一步小心走。
我們告別姊妹校,出發到薩翁林納興建於1475年,每年以歌劇節聞名的奧拉文林納城堡。
薩翁林納是SAIMAA湖區最大的城市,這裡有13,700多座島嶼,島嶼之間有些有橋。所以當我們走在路上要去某一個地方得經過橋樑或者搭船,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城堡,就在湖上,在橋的另一邊。
我們在無所不在的湖邊望著滑水的鴨子照了相。是春天,湖面的冰層融化成水,春雪再度降下。
以無畏的精神我們走過停車場踩過冰雪踏上小橋就在石頭城堡的前面,我請同學停下來,不是照相,而是錄影,說好五秒鐘。
當我們不動,才知道雪落下、冷風與冰雨刮過皮膚。穿上外套不夠,要拉起拉鍊扣上釦子;圍巾掛著無濟於事,要紮緊不讓冷風鑽進脖子;手套要從背包裡拿出來,手塞在口袋的小心跌倒少了支撐。所有囉唆的話語,就在暫停的五秒讓自己告訴自己。
我們走過城堡時,柏諭左手撐著承蔚右手照相,翊凱背著兩個背包,乙寰接過零食袋,大白前後關照。不過雪實在太大,白茫茫不遠處的建築是博物館,那裡成為我們投靠的所在。
風雨生信心?不是,是風雨中認清現實。平日工頭說去博物館可能會惹來同學唉唉抱怨,今天大家期待趕快走到,而且拜託,一定要開門啊!
博物館裡乾爽溫暖,脫掛了外套拿了筆記本,櫃台前留著金色長髮的年輕人用英文跟我們介紹展覽。年輕男生稚氣未脫,可能看我們同學們沒有特別反應便呵呵笑一下化解自己的尷尬。其實他跟工頭說話時穩重大方,也許年紀與同學相當,已能獨當一面,足以成為榜樣。
博物館常態展有SAIMAA的生態,以及攝影、裝置藝術與娃娃工藝等五個展覽,同學們收到功課開始行動。連我自己都覺得神奇,從來沒有如此沉浸在一個地區博物館的展場中。
我佇足在1930年代芬蘭的攝影前,看見農事中與在湖邊洗衣的男女,他們在盛夏七月穿著厚綿襯衫,有些還穿上了大毛衣,說明中提到「太陽快要下山」。看見年長女人穿著節日隆重的衣裳戴上帽子,佈滿皺紋的眼睛望向鏡頭後面的遠方。我想起那是我父親出生在中國山村的年代,那時候的世界到處都是「偏鄉」,生活才要開始邁向「現代」。
SAIMAA湖區是環斑海豹的棲地,在降雪較少的冬季,居民在結冰的湖上推著大雪鏟把雪推往湖邊讓海豹可以作窩。海豹媽媽一年一生但不是每年都有新生小海豹,牠們躲藏最好的方式是沈到湖水裡睡覺,每次可以潛在水中睡兩分鐘之後浮上來換氣再沈下去。
我看著電視裡海豹寶寶在湖裡吐著泡泡睡著覺浮上潛下,看到工頭領著同學走進裝置藝術展區坐在木頭長椅上。溫暖的光線下,同學們與工頭專注上課,後面的牆上輪播建築剖面的投影,房間的另一端有鋼琴,音響放出嘈雜的背景聲。
SAIMAA地區每平方公里住有15人,我們走進博物館躲避了風雪,走出博物館到市區沒有擁擠的人群,台灣的城市印象已經距離遙遠。在博物館裡做著功課,安靜、溫暖、從容、知性,很幸福。
不過,跟著 #青少年 一起走進風雪就是遊戲,越過結冰的大湖就是一種 #壯遊#汗得揚帆計畫 #汗得海外學季 我們從薩翁林納搭五小時火車回到赫爾辛基。在芬蘭的冰雪裡,找到幸福。
#芬蘭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