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梯梯突途


因為地緣與歷史的緣故,芬蘭的地名都有芬蘭語與瑞典語,每個地方都有兩個名字。例如赫爾辛基:芬蘭語Helsinki, 瑞典語Helsingfors,是這裡本來的名字。
有時候,我們知道地名意思,試著把瑞典語拼拼念出來,感覺可以跟德語湊合來理解,但芬蘭語就不行了。很多子音與母音放在一起,連續三個o上面有兩點的字母,讓我們在語系中迷失了方向。同學們彼此溝通轉車的地名時,只好用「T開頭」「Y開頭」加上解釋來說明。這幾天,我們就走在語言的梯梯突途中。
我們的姊妹校在芬蘭東南方的SAIMAA湖國家公園區,赫爾辛基東北方約五小時車程。如果以高鐵平均時速230公里計算,五小時可是超過1000公里,但其實直線距離「只有」339公里。在這裡,鐵路無法高速行駛,我們學過芬蘭是「千湖之國」,SAIMAA更是湖泊中的湖泊。
這座湖泊是芬蘭第一大,歐洲第四大湖泊,規模雖小於德國南方與瑞士、奧地利與列支敦斯登接壤的博登湖,但靠近俄國邊界的SAIMAA湖有13,710個島嶼!
想像一下,大約是日月潭有200座島的概念。
我們搭乘三個多小時inter city快車之後,要轉地區火車。短短一節的白綠色火車很可愛,在冰雪夜裡映照在燈光下,沒有所謂火車站建築的候車月台,大家安安靜靜地站著,像是來到了天涯海角。
我們在工頭說「到了」的地方下車。
「到了」是到了城市的火車候車月台,藉著月台燈光可以看見下坡道馬路邊上有厚厚的積雪,儘管疲倦同學們卻立刻玩耍丟起雪球來。我們趕緊要同學收心,因為夜裡漆黑看不真確,馬路的另一邊就是湖泊。
路上當然一個行人也沒有,我們互相提醒小心走過灑滿碎石的結冰地面,盡量不走光潔的路面。這裡的樺樹有粗壯的樹幹,白色的樹皮在夜裡更加醒目。來到湖邊的旅館,門前有溫暖的燈光,同學們與工頭研究怎麼用老闆藏起來的鑰匙讓芝麻開門。
這是一家很有歷史風華的旅館,夜裡到達,我們進了玄關坐在樓梯上合影。回房間的半小時後,工頭帶著從拉脫維亞轉機時就買好藏好的蘋果西打來到。短短的舉杯,慶祝我們終於到達。
這裡與德國時差一小時。第二天芬蘭時間早上七點,工頭到房間叫大家起床,同學們幾乎是從夢境中直接滾下床來。再美麗的房間、再驚豔的窗景、再豐盛的早餐、再多可以欣賞畫圖的建築細節,都先擱置一旁。因為學校的活動就要開始了。
在等待接車的空檔,我把相片補上。
#汗得海外學季 #汗得揚帆計畫 #芬蘭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