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好想吃


從姊妹校所在的薩翁林納「回到」赫爾辛基已經接近午夜。快步走出超大鋼棚的火車站月台往地鐵,爭取時間買票。工頭幫大家訂的旅館在兩個地鐵站的中間,交通方便但都要走路或搭公車。承蔚是傷兵,我們在哪一個站下車都要做好準備。


工頭解釋,這段路線像是我們的淡水線,電車在地下跑一跑就會跑到路面來。沿著電車的路面鐵軌,我們找到自助入住的旅館,就在鐵軌的柵欄旁。


赫爾辛基城市的積雪逐漸消融,經過時間與融水的壓力,積雪變硬變薄變成冰,沿著建築物一路往前延伸。愛玩的 #青少年 發現是好玩的遊戲,但被我用力拉回現實。


旅館是三層樓的公寓,一間間挑高的房間靠密碼進入。乍看之下每個房間都一樣,是地面兩張床加上閣樓兩張床的四人房,有簡單的廚房與超大的電視,還有爬上閣樓有趣的樓梯。但仔細看,每個房間的燈具不同、掛的版畫不同、牆壁上的鏡子也不同。在標準配備中找到特色,是很有趣的經驗。特別是,我們在五小時的車程後找到旅館,看到廚房卻沒有食材,夜已深,人已倦,但有青少年在家的家長都知道,他們「好想吃」。


青少年們好想吃。原因有三:


1 天氣很冷。在每平方公里15人居住的薩翁林納市區沒有美食街但有漢堡店,食物價格讓人產生敬意要簡單吃。


2 吃飯就是吃飯,也可以說「吃」不像在台灣重要,這件事情我們在德國就知道。不會有人問你要不要吃,在工作與學習的你也不會一直想著吃。吃是享受,當然不會隨時隨地。


3 「吃」是簡單事。小建築在瑞士、海外學季在芬蘭、我們一起在德國,平常學生的午餐就是麵包夾起司。我看見一個剛上完足球課的小男生,大約十歲,追趕著跑上電車。一隻手拿手機,一隻手握著午餐——用保潔膜包起來對半切的全麥麵包夾起司。


吃這麼少?很快地,他會在五年內長高30公分以上,而且很壯。所以別擔心吃不夠,但請避免一直吃。


進到旅館,青少年們沒有滿足地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聽說,他們靠著谷歌的直覺找到一家超級市場,自發早起的行動卻發現是像寶雅的百貨商店。於是我們出得門去之後,工頭在地鐵站放他們自由,因為青少年們好想去魚市場吃芬蘭必吃的鮮魚湯。


我們在赫爾辛基的西門町Kamppi放風兩小時,青少年們轉身後我與工頭看著天花板上一叢叢以路標做成的裝置藝術,會心一笑。
是啊!你給再多的指示就像是釘掛滿串的藝術品,毫無指標功能。就像魚市場是觀光客必訪的好地方,但這裡的食物滿足不了青少年。但是沒試過就不會知道,試過之後我們也不能放著就讓他們餓著。


下午四點半,我們在芬蘭知名建築教育arkki所在地做完功課後,工頭帶著青少年走進餐廳。雖然是北歐高消費,但世界第一幸福國度芬蘭照顧人性需求,這裡有鮮魚豆子湯,沙拉吧、麵包與水。

不是台灣高消費吃到飽的大吧台,這裡以可以負擔的消費提供簡單健康的食物,可以滿足青少年的「好想吃」。

我與工頭欣賞青少年們的好胃口,點了今日優惠1.5歐元的茶與咖啡。赫爾辛基像是華山的藝文空間讓我們老小文青很感謝,感謝文化的溫暖不是建立在高消費。


第二天一早,我等等等不到出發,幾乎要怒問工頭,他才跟我說:「我叫他們做功課。」

什麼功課?

「窗戶有兩扇,跟德國不一樣。外面與裡面的設計有什麼不同?」「閣樓用什麼當結構支撐?上閣樓的樓梯為什麼有平台?平台的用處與設計的原理?」

還有還有還有.......


其實我知道,這是因為同學們好想吃,想把昨日採買的食材通通變成今日的早餐。工頭讓他們把好吃需要的時間結合成設計觀察的功課,讓好吃的青少年們好好吃。


我站在樓梯間等待,發現樓梯蠻好看的,樓層隔層蠻好看的,窗外經過的紅色電車蠻好看的,陽光照進來,我的心情也蠻好看的。

#汗得揚帆計畫 #汗得海外學季 #芬蘭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